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通讯

TD四期招标平均价与高报价的博弈

通讯
来源: 作者: 2019-03-21 10:47:38

中国移动TD四期招标是近来业界关注的热点话题。一是此次招标,可能是中国移动TD络最后一次大规模建设,招标数额之大,出乎业界预测。中国移动前三期建覆盖了 238个城市,此次除了对前三期已经实现覆盖的238个城市进行补点外,还将在以地级市为主的101个地市新建TD络。因此,TD四期建将采购约10.2万个基站,共85万载扇,就基站数而言,TD四期将是TD三期建的2.5倍。二是厂商在商务报价上价格差距悬殊,两者之间的每载频的差价竟然有3800元之多,可谓出人意料。据媒体报道,三家最重要的TD设备提供商报出的价格差异均超过了千元。其中,华为报价约9000元/载频,大唐移动报价约10900元/载频,而中兴通讯报价最高,约 12600元/载频。

相对于TD三期报价,此次三家占据TD 70%以上市场份额的企业正好互调。TD三期报价中兴最低,仅为1.23万元/载频,不到其TD二期招标时的一半(二期报价3万/载频);华为其次,为1.5万元/载频;而大唐移动价格却比二期下降并不多,为2.2万元/载频,(二期报价2.7万/载频)但二期招标时大唐移动创下当时破记录价格报价。

对于这么大差距的报价,预计中国移动可能采取对策是:一方面按照报价优劣给各投标厂家划分85万载频的总采购量,另一方面将给出一个采购限价:10200元/载频——即所有参与竞标的企业,报价低于这个价格的将按照报价执行,报价高于这个价格的厂商要按照10200元/载频的价格执行。中国移动的做法耐人寻味。对于中国移动来说,10200元/载频的价格大概是价格上限。它对低于这个价格的报价没有反对,但对于高于这个价格的,坚决拉下来。

中国移动为何采取这样的策略?

如果说早期,中国移动建设TD络从扶持民族通信产业发展的大局出发,可以不计成本。但目前,从三大运营商经营的三个制式之间的竞争来考虑,TD已是一张连续覆盖的大,需要设备性能好、部署成本低,这样才能使TD能与其他运营商的3G能够正面竞争。因此,对于中国移动来说,现在必须要考虑TD建设成本控制问题。

近两年,TD-SCDMA产业进展神速:系统设备快速更新,移动细致的规优使TD络核心指标已经接近2G水平,终端和应用开发也不断取得新突破。2009年初,全国仅有10个城市建有基站约2万个;到2009年底,TD用户数已经达551万,基站10万个,覆盖全国70%的地市。TD四期的招标规模将超过以往任何一次招标,约达到10.2万个基站,相当于前三次招标的总和,从络建设的角度讲,TD络基本定型。

所以,从TD络的市场竞争力的角度考虑,建成本控制将是关键问题。对于中国移动来说,经过前三期的积累和发展,TD络大幅降低成本完全可以实现。

一是TD产业链发展成熟,规模化生产大幅降低设备成本。经过几年努力,困扰TD商用问题的难题基本解决,产业链已经完全成熟,设备性价比均大幅度提高。同时,TD规模化效应显现(2010年建设量为85万载频,超过前三期建设总和81万载频),规模效应带来边际成本降低。从中国移动TD建设招标情况看,TD建设两年来,从一期报价的万多元/载频到四期的1万元/载频,TD整体报价普遍降低是大势所趋。

二是TD产品新技术的应用,使得中国移动资本支出大幅下降。

中国移动建设TD一期、二期时,由于太多的技术问题需要反复验证和解决,上设备还很不成熟、稳定性较差、系统兼容性不佳,导致了中国移动在基站覆盖、部署以及平台维护方面成本支出非常大。但是随着中国移动积极推动TD产业成熟和技术发展,并及时将新技术引入TD络,一系列问题被相继攻克。这其中,第四代基站平台的顺利引入,并在现实现成功商用,使得TD研发成本大幅降低;宽频MCPA技术使得单一功放支持宽频建,极大地降低了TD组中需求量最大的RRU的成本;高效的功放和接收机,使得站点数量大幅下降;在辅料、人工以及配套设备上高集成度,使得建站成本迅速降低。

因此,从产业发展的一系列角度来分析,中国移动将TD四期招标价格上限定位于10200元,是一个从实践中得到的合理的数据。

那么,以此为基准,反过头来分析厂商的报价,就会发现,七家厂商的报价比TD三期时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但中兴却是个例外。根据媒体报道的消息,TD四期中兴的报价是12600元/载频。

相比于TD三期的报价,中兴四期报价略有增长,虽然幅度不大,但放在四期整体降价的大趋势下,中兴的报价就显得有些突兀。一期招标中,中兴最低,5.2万/载频;二期招标,大唐最低,2.7万/载频;三期招标,大唐最高,2.2万/载频,中兴最低,1.23万元/载频。

正如前文所述,TD产业链的成熟以及TD络规模效应,使得TD整体报价普遍降低是大势所趋。但四期招标,一贯走低价路线的中兴,为何报出了一个高价,放了一颗卫星?

在看到中国移动TD络最后一次大招标时,所有企业都明白,这将是最后一次分蛋糕的机会。作为中国移动前三期TD集采的第一大供应商,中兴的TD市场份额最大,大约为34%,而且占据了北京、天津、广州、沈阳、哈尔滨、济南、武汉、长沙等省会大城市,以及青岛、大连、秦皇岛、佛山、中山、厦门等重要城市,这使得中兴有了与中国移动进行价格博弈的资本。

由于中国移动此次招标,除了增加101个城市的络建设外,还将对前三期已经实现覆盖的238个城市进行补点。因此中国移动此前已将本次招标的名称,由“TD四期”更换为“中国移动3G(TD-SCDMA)络2010年扩容工程”,相比较于前三期重点是络建设,TD四期除新建101个城市络外,还包括了原有城市的扩容、搬迁等内容。

由于TD一、二期老旧设备已经远远不能满足络大规模部署的需要,参与竞标的各厂家都纷纷主动替换自己老旧设备,帮助中国移动尽早实现整系统优化。对于中兴来讲,一期、二期设备份额几近50%,替换一、二期大量老旧设备将使成本支出很大,因此,利用高份存量市场的格局,适当提高新建扩容价格来消耗替换成本也是本期报价高于其它厂商的原因之一。

同华为、大唐等其它厂商心态不同的是,中兴可能对自己TD四期市场份额下滑有充分的心理预期。除了华为、诺西紧逼之外,大唐和爱立信的结盟,也让中兴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竞争对手来势来势汹汹,让中兴对TD四期市场份额下滑有一定的预期。有证券分析师分析,下滑份额可能在10%以上。既然份额下滑是必然,那么,在报价也上高一些也就顺理成章。

此外,对中兴来说,积极开拓的海外市场需要国内市场的强力支持。上半年刚刚更换主帅的中兴将今年市场重点放在了海外扩展。不巧的是,中兴最为倚重的海外粮仓印度市场因为印度政府卡压影响到了公司盈利,其刚刚起步的海外市场不得不依赖中国特别是移动TD市场去输血。TD四期的利润是其2010年必保的“粮食”。

综上,我们就不难理解中兴这次报价的策略了,在TD市场上的地位、利润诉求、成本压力等因素的综合作用下,中兴完成了由三期报价最低厂商到四期报价最高厂商的“转身”。

吃什么食物养血润燥
流感患者儿童和老年人
直流电源
空腹血糖正常值

相关推荐